乐虎游戏官网登录:情定中华马海德

时间:2019-05-08 16:00

  ?●马海德救治伤病员(资料照片)

  徐伟乐

  在延安新闻纪念馆的一楼展厅里,陈列着一张黑白照片。照片中有两个人,一个是新华社社长廖承志,另一个是身穿白大褂的外国小伙儿,年纪大约二十六七岁,他蓄着一头短发,眉宇间英气逼人,双眼如潭,目光坚定,深邃的眼眸在革命的洗礼下越发炯炯有神,高挺的鼻梁下,淡淡的微笑显得意味深长,他就是——马海德,第一个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西方人,也是第一个加入中国国籍的外国公民。

  说起马海德,这里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小故事呢。马海德,原名叫乔治·海德姆,是美国医学博士,那他为什么要改名字呢?

  那是1936年的8月16日,海德姆到苏区考察医疗卫生工作,来到宁夏同心县,这个县差不多都是回民,俗话说“十个回回九个马”,为了和回族兄弟交朋友,也为了方便病人记住他,索性将“海德姆”倒过来叫“马海德”,从此就有了让历史铭记的马大夫。

  在与斯诺采访的途中,马大夫慢慢意识到,这个边区太缺医少药了,这里的人们很需要医生。所以,原本计划在中国停留一年的马海德,此时作出了人生中的重要决定。他对即将离开的斯诺说:“我应该留下来,我需要留下来。”

  手术刀上的灵魂,温和而坚定。马海德,一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,一个异乡人,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,不远万里来到这个与他毫无关系的国度,奉献着他的一切,没有丝毫保留,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。

 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,生命沦为草芥,被无情的硝烟笼罩,被残酷的铁蹄践踏;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尸横遍野,哀鸿满地,顿时八千里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马海德抱着战友的尸体,面对苍茫大地,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。“如果没有坚定的革命信念,任何人都无法承受如此密集的生离死别!”

  当伤病员需要输血时,他毫不犹豫地卷起自己的袖子;有人被毒蛇咬伤时,他立即用嘴吸出毒液;遇到病人窒息休克时,他就马上口对口地进行人工呼吸;在给麻风病人检查溃烂伤口时,为了直观地了解症状,竟不顾医学上的禁忌而不戴胶皮手套。仅在1944年到1947年,马海德就诊治伤病员4万余人。

  在基层工作时,马海德从不要求照顾,他和大家吃一样的饭,走一样的路,爬山、骑毛驴、坐大车都行。无论是蒙古包地上、大车店的土炕还是破庙里的草堆上,他都住过,还四个人合盖过一条蓝粗布的破被子,蚊子多得无法入睡时,他便身穿雨衣,扎紧袖口和裤角,睡在工作服上。在这样的环境中常常一住就是一个多月,即使发烧也不停止工作。

  马海德还是新闻战线上的一位老兵。1937年11月,马海德担任中共中央外事组和新华通讯社顾问,帮助新华社建立起了英语对外广播部,开始向国外播发英文消息,还为新华社面向海外发行的《中国通讯》撰稿,为实现中共早期的国际宣传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  解放后,马海德又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防治麻风病上,麻风病在中国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,曾长期是一种谈虎色变的传染疾病,被称为恐怖绝症,大量患者眼睛、面部和肢体残疾溃烂,一旦患病,必将家破人亡,所以在旧社会,大部分采取隔绝、断粮、甚至是集体屠杀、活埋等方式铲除麻风。在视察广西一个麻风病院的时候,马海德只罩了一件白大褂,一天诊查几十个麻风病人,还亲切地和病人握手、交谈。一位接受过马海德救治的患者感动地说:“他是25年来第一个同我握手的人。”

  1988年10月3日,马海德因体力不支病倒在工作岗位上,在他78年的生命里,就有55个春秋在中国度过,他把一切都献给了中国。马海德去世以后,遵照他的遗嘱,他的骨灰一部分被安置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,一部分被带回美国家乡,另一部分则被洒进滚滚延河水中。

  看着关于马海德的资料,我不禁感慨万千。

  “桃花红雨英雄血,碧海丹霞志士心。今日神州看奋起,陵园千古慰忠魂!”岁月变迁,力拔山河之精魂。春秋交替,点到日月之乾坤。我相信只有永恒的信仰,才能让一个人淡然笑对残酷的命运;只有彻底的奉献,才能让一个人坦然抉择人生的得失。马海德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,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,他与青山同在,与大地共存,他永远是我们心中的丰碑。

  新闻推荐

  中纪委驻审计署原纪检组长郑振涛、广东政协副主席邓海光被查

  新华社北京12月24日电日前,经中共中央批准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中央纪委驻审计署原纪检组组长、审计署原党组成员郑振涛和广...